人工智能不卡顿!魅族Flyme 6界
人工智能

手机系统中关不完的广告人工智能时代它该如何发展?

  驱动中国2017年10月17日消息 暂且不提苹果的iOS系统,这里只说基于Android开发的几大国内“UI”。对国内用户来说,手机里有广告已经是件司空见惯的事情。如果你因为这件事去批评某个厂商,大多数网友对此的回应是,广告都可以关掉啊。

  能关掉的广告,算广告吗?如果在网上搜索,那你肯定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但通常情况下,答案就在我们心中。在回答这一问题前,我们可以看看关闭广告需要几个步骤。根据网上分享的教程,完全关闭某UI的广告需要七步:

  不同的位置、不同的选项,在没有教程的情况下,用户想要一口气关闭所有的广告,这简直比“把大象装进冰箱”都难。所以现在再问你,能关掉的广告,算广告吗?

  有一个奇怪的心理,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在1973年,两名罪犯挟持了四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5天半之后,歹徒最终认罪伏法。可在法院指控这些劫匪时,这四名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不仅为劫匪筹措辩护资金,更有一名女职员Christian爱上了其中一名劫匪,并与其定了婚。

  现在网上那些为“广告”而辩护的网友,像极了这四名银行职员,当厂商通过性价比来施以恩惠的时候,他们不觉得广告侵害了自己的权益。相反,他们认为厂商投放广告,他们获得低价高配的手机,这是一种双赢。如果因为一些网友的指责,导致厂商不投广告,最终会导致定价上涨,继而危害到其本身的利益。

  但实际上,手机的定价一直在上涨。厂商对此的解释是消费升级,供应链给出的答复是原材料上涨。但无论哪一点,都和投放广告没有关系。如果你不相信这一解释,那有“预装应用”事件给你参考。在前几年,有不可靠的小道消息表示,某厂商通过出厂预装应用,便能将制造硬件的成本挣回来。

  2017年7月1日起,《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正式实施。其中明确要求,生产企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确保除基本功能软件外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可卸载。这意味着,智能手机预装软件不可卸载的历史即将终结。

  截止目前,这项规定已经实行了三个多月,在这期间入网的手机更是不在少数(全面屏爆发,发布了很多新机)。但你会细细研究后会发现,禁止预装应用后,手机的定价并没有因此而提高。举个简单的例子,vivo X20发布在9月21日,是《暂行规定》实施后才入网工信部,其4GB+64GB的版本售价2998元。而OPPO R11发布于6月10日,其4GB+64GB版本也是2999元。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很直观的结论,手机定价和预装应用没有关系。关于预装应用,这想必不用多说。按照网上曝光的价格看,预装一个不可卸载的APP,费用在5元左右,预装一个可卸载的APP,费用在13元。最猖獗的时候,一部手机可以预装70多个应用。所以即便是不可靠的小道传闻,也能映射出这是个多么庞大的利益链。

  所谓不投放广告便会涨价,完全是没有理论依据的揣测。纵然国内市场再怎么血海纷争,厂商也不至于赔本卖手机唯一一个近乎这么干的乐视,现在已经倒下了。所谓“砍头的生意有人,赔本的买卖没人干”,如果把手机厂商想做慈善人士,而不把它当做企业去看待,那怎么能得到一个正确的结论?

  但也恰恰是因为企业的逐利性,在国家没有相应政策出台之前,消费者还是要忍受内置广告的侵扰。好在已经有不少手机厂商认识到了这一点,主动在系统中减少了广告的投放。这种为用户着想的行为,无论它的出发点是什么,但结果是对用户有好处的。

  不过用户不应该就此满足,厂商也不能就此止步不前。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虽然我国的广告收入增速变现断崖式下滑,但是互联网广告凭借着广告的多样性和精准投放,深受广告主的喜爱。换句话说,粗放式的增长模式已经结束,未来将是广告个性化和精准投放的时代。

  通过人工智能,手机厂商可以从庞大的数据中提取关键信息,继而对用户进行分类分析。广告虽然要考量阅读量、点击量,但最终决定一切的,还是转化量。手机厂商通过精准的广告投放,满足用户的需求,进而实现三方的共赢。

  但这也不过是权益之计,厂商的利益诉求和消费者的体验,这二者通常是一个矛盾对立的关系。大多数情况下,因为种种规定,消费者能买到一定价格内物有所值的产品。但遗憾的是,目前似乎并没有一项明确的规定,详细的说明手机系统后续的更新升级是否属于消费者已购买的产品。

  消费者对此不明不白,厂商自然也“难得糊涂”。想要从根源上去除系统中内置的广告,还需要法律法规的明确规定。至于以后是“付费免广告”、“加钱买系统”,这就有赖于整个市场的发展了。